迷失传奇私服网站,超变迷失传奇,变态迷失传奇,中变迷失传奇,轻变迷失传奇-顶尖的迷失传奇私服发布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迷失传奇私服 > 传奇私服合击版1.80无人零售暗潮涌动:激进派迷失,保守派崛起

传奇私服合击版1.80无人零售暗潮涌动:激进派迷失,保守派崛起

来源:http://www.taishizouen.com | 作者:admin | 时间:2018-07-26 12:54 | 阅读:

2018年2月6日,基于图像识别技术的无人售货机研发商“哈哈零兽”宣布获得数千万元Pre-A轮融资;

2017年12月19日,美的孵化的产品“小卖柜”召开新品发布会;

无人货架即将升级?

哈哈零兽成立于2017年初,是一家提供无人智能售货柜系统解决方案的公司,创始人樊伟是前腾讯产品经理、美团早期BD员工,曾有过多次创业经历,积累了硬件、食材B2B等领域的经验。哈哈零兽总部位于武汉,樊伟介绍,之所以选在武汉,是为了更快地组建团队,而核心技术人员大多还是来自北京。

窥探无人零售柜

两种形态的产品几乎同时期出现,但无人货架显然更有“明星”潜质,尽管毁誉参半,但一直十分活跃。即便一篇题为《我们已经吃垮了两家无人货架》的文章刷爆朋友圈,也并未妨碍无人货架公司融资扩张,尤其在2017年8月、9月,多家无人货架公司扎堆融资,其中三家公司更是在2017年完成了三轮过亿元融资,跻身第一梯队。

但是,近期无人货架却遭遇了一波动荡。2018年元旦后,风光了大半年的无人货架不断爆出负面新闻,猩便利、领蛙、七只考拉等公司先后传出撤店、合并、裁员、资金链断裂等消息。行业进入整合期,然而此消彼长,另一边的无人零售柜反倒热闹起来。

2018年1月26日,无人零售货柜“GodBagX”在北京投入使用;

2018年2月6日,一款名为“犀牛盒子”无人智能柜正式面世,最低售价仅为6666元一台;

说到人工智能,哈哈零兽的产品是一款基于图像识别技术的智能零售柜,表面上与传统的立式冰柜相同,事实上该零售柜就是在定制冰柜的基础上,加入摄像头和智能锁。用户首次使用需开通支付宝免密支付,之后扫码开柜,拿取货品,柜内的摄像头通过视觉识别确定商品,完成扣款。整个购物流程要比一般自动售货机更加顺畅。

2018年2月7日,无人零售柜“茶水时间”宣布已完成近千万天使轮融资。

最后也是最重要的,智能零售柜的成本要更低,目前哈哈零兽智能柜的价格约8000元,量产之后可以更低,而机械式售货机的成本在万元级,普遍售价在2到3万元,这样一来,智能零售柜以低成本实现了自动售货机的功能,复制速度必然更快。

从媒体曝光的信息来看,不少无人零售柜产品在2018年初已经蓄势待发,资本也关注到这股新零售保守派的力量。哈哈零兽创始人樊伟告诉亿欧,目前只是无人零售柜的开始阶段,他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无人零售柜公司出现。

首先,两者的应用场景基本重合,主要覆盖学校、银行、医院、交通枢纽、商业街、办公楼、宿舍楼等位置。

目前,哈哈零兽主要以提供零售柜的模式盈利,核心是服务两类B端客户,一类是体量较大的品牌商,如百果园、良品铺子等,帮助这类品牌商接触新零售。另一类客户是小商家,商家以加盟的形式投资,零售柜的运营交由第三方服务商管理。

其次,智能零售柜可存放商品品类更具弹性,可以售卖常规快消品、水果、饮品等。

无人零售是近两年来国内零售行业的一大变革,回看历史,凡遇变革,总会有激进派和保守派之分,无人零售也不例外。

因此,像哈哈零兽一样的零售柜公司的出现,其实是迎合了整个市场对新零售的需求。相信在目前AI服务商扎堆、智能零售柜产品兴起的情况下,无人货架公司不会死守开放式货架,而更多希望触碰新零售的品牌商也会成为智能零售柜的需求方,想必研发智能零售柜的创业公司要在这一过程中吃到不少甜头。

樊伟告诉亿欧,以日本为参考,日本便利店的市场规模约为1000亿美元,贩卖机的市场份额能达到便利店的60%,也就是600亿美元,而且日本贩卖机市场份额基本被几家寡头占据,小公司分食剩余市场。中国的贩卖机市场方兴未艾,加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,传统的自动售货机会被智能零售柜取代,这将是像哈哈零兽这样创业公司的一次绝佳机会。

导语:近期无人货架遭遇了一波动荡,暗示行业进入整合期,然而此消彼长,另一边的无人零售柜反倒热闹起来。

资本方面,松禾远望创始合伙人程浩十分看好智能零售柜,认为市场增量市场巨大,智能的无人零售柜未来会在很多场景下都将替代传统的自动售货机。也有投资人相信无人货架的疯狂会在社区新零售无人货柜市场重演,毕竟无人货架公司为了抓住时间窗口抢占市场,是出于无奈没有精力研发智能零售柜,但是开放式货架没有技术这道护城河,变得易攻难守,场景也局限在办公室。

自无人便利店兴起后,创业者开始在更小的零售终端上寻找商业机会,在零售终端的形态上,出现了无人货架和无人零售柜两个分支。无人货架显然属于激进派,在满足“人货场”的三要素下,把目标客户缩小到办公室的高素质白领人群,押注人性,以求跳出技术手段的限制。而无人零售柜要保守得多,基本逻辑跟自动售货机一致,依然保持有锁封闭的产品形态,其中某些产品采用视觉识别的新技术。

樊伟表示,这款智能柜的主要竞争对手其实是传统机械式自动售货机。

2018年1月19日,智能贩卖机供应商“友朋”宣布获得2000万元 Pre-A+轮融资;

樊伟十分看好新零售,但不赞同无人货架,认为是伪命题。“新的市场是新需求和新供给之间的一种均衡,但在技术没有改进的前提下,寄希望于人性的商业模式是有问题的。”樊伟认为,新零售的类型中只有两类可以走通,其中一类是无人便利店,作为对传统商超、便利店效率的优化,这个赛道聚集了很多玩家,玩法多样,但是商业化速度太慢。另一类是智能零售柜,商业化速度更快,市场容量也足够大。

樊伟在谈到产品时显得很兴奋,因为他看到哈哈零兽已经在落地的速度上快于同类公司,不少竞争对手还在性能和价格的跷跷板之间做均衡。

说到无人零售柜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快递柜,在快递柜最火的2014年,有近十家公司入局,到如今快递柜企业盈利能力被诟病,行业内出现并购整合。相比之下,无人零售柜的盈利前景要更加乐观,除了广告、流量数据变现的方式,靠商品差价同样走得通,因为大城市消费者对于零售商品的敏感度在降低,愿意为便利支付额外费用,这也是无人货架走得通的逻辑。